關於部落格
皂的方寸間 遇見手作之美
心的方寸間 體悟天地之美
  • 5020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面對事實





  
    前一天還在跟不喜歡住院的爸爸開玩笑,你最迷信了,明天是8/13星期五,你一定不想出院,怎麼這麼剛好你的傷口還沒完全復原好,所以醫生也還不能讓你出院。當時我們的心情都是…過了明天,接下來就可以返家休息,一切又即將恢復正常軌道…


     8/13()早上七點五十分,我下去買早餐,上來時,爸爸已經清醒了,他說醫生來過,問說家人怎麼不在呢?爸爸不想馬上吃飯,便又繼續睡覺休息。於是我先看報紙、吃早餐,吃到一半醫生拉開簾子,告訴我有事要談一下,於是我跟在他的後面,有點忐忑不安,直到他帶我到交誼廳坐下。


    剛開始,醫生跟我閒聊,問我念哪個大學、什麼科系(或許他在想待會要講的話,專業用語要用多深吧),然後還聊了一下他朋友的兒子跟我念同一間大學,原本是個作什麼事都不認真的人,但到了大學後,卻變了一個人似的很有目標…


    「8/11你爸爸的手術,我有取了一些組織作切片,今天我看了報告,他的攝護腺有惡性腫瘤…」


    我想我的腦袋應該是停頓了一下,因為我忘了醫生下一句說了什麼,待我回神後,我問醫生「就醫療上的界定、或是有什麼…指標,可以告訴我狀況大概是如何?可以給我一些想像的依據嗎?」


    「如果就110分來說﹝註:Gleason分級﹞,你爸爸的是7分」


       7
分,那不就大於5了嗎? 7是大於5吧…


    醫生看我沒有反應,他說「作病理檢驗的人員很優秀、經驗豐富…他的檢驗報告不太可能出錯」


    「我預計下周開始要安排他作檢查,因為要先確認是不是有轉移,若有轉移,轉移的情況是如何,因為就目前的報告來看,轉移的機率是蠻高的…」



    到目前,我的眼睛不敢直視醫生,因為我怕我會知道越來越多的真相…但我的確知道了這個事實,那就是爸爸…他罹患癌症了。


    不管有沒有轉移,他…身上都有癌細胞!


    「醫生,我想請教你,若幸運…沒有轉移的話,接下來大概會怎麼治療?若是真的有轉移,又會怎麼治療?」


    「如果沒有轉移的話,就你爸爸的狀況…他年紀很大了,並不適合開刀拿掉攝護腺,會用放射線治療;若是已經轉移了,就必須用荷爾蒙治療的方式,荷爾蒙治療就可能要開刀拿掉…………(略)」


    我深怕自己腦袋又陷入空白,怕忘了醫生說的治療方式,我重覆向醫生說這兩個治療重點,就像準備考試一樣的覆誦一次,然後眼神終於敢於他交會,等待他的反應告訴我,我答對了。


    「你父親今年幾歲?」

    「
83歲了」

    「其實很多老人家,最後離開了,或許他是因為攝護腺癌…但是只是沒被發現而已。」


    我的思緒拉回來了


    剛剛我們花了很多時間,說的是「疾病」本身,好像在談一個跟爸爸完全沒有關係的東西,它是多麼的可怕囂張擴張領域,醫生正模擬各種狀況,打算要怎麼對付它…然後我開始想到我們在談的是「人」,而那個人是我的「爸爸」!不管未來仗要怎麼打,我們都即將面臨要失去他這個事實…


    如果這是人生必經之路,只是這一天將會提早到來


    於是我的眼眶開始有些淚水,我的心臟好像被一塊很重很重的石頭壓住了,我試著不讓淚水流出來,所以頭必須抬起來,繼續聽醫生說話,或許醫生有說些安慰我的話,只是我已經陷入自己的世界…後來我怎麼離開交誼廳也忘了,醫生帶我到護理站,交代護士告訴我等下去辦重大傷病卡…


然後我醒了
我想到等下我得回到病房,因為爸爸還沒吃早餐
我想到了醫生說或許先不要告訴他,因為還要再作檢查
我想到了,在媽媽傍晚來之前,我得裝作跟平常一樣
可是,我要怎麼面對他?
一想到死亡這件事,一想到要面對他,我就開始哭…
沒辦法停住的哭泣


    為什麼是我知道了這件事?為什麼今天是我在這裡?


我在交誼廳裡,無法起身,多麼希望時間停止,可以不要進病房
護士進來坐在我旁邊,用一隻手環抱著我的肩膀
「知道這個消息,真的令人很難過」
「嗯…我在想我等下該怎麼辦?我要怎麼假裝沒有發生任何事,然後一如平常跟他聊天?我需要…先平復一下心情」


    我喉嚨好像被掐住了一樣,呼吸很深沉但急促
    護士離開後,我知道我需要告訴任何人,任何人都好
    不然我一定會像不斷灌入氣體的氣球,脹到最後而爆裂!


    我深深的吸了幾口氣,自以為已經平復,於是打電話給姊姊,在電話接通那瞬間,一聽到她的聲音,我還是哭了,斷斷續續哽咽的說了這個事情,那頭…她也哭了…


    這時該慶幸爸爸的耳朵變得比較不好、眼睛視力較為模糊嗎?
    讓他可以聽不出我的鼻音、看不到我紅著的雙眼


感謝Dr. Bach,急救花精我有帶,除了舌下四滴外,我另外滴四滴在水瓶裡,一到兩小時就飲用它,難過想哭的時候,就藉故到廁所裡,擦拭淚水。


感謝Treeman,早上十點多,當我告訴他這個訊息,他馬上請了假,坐高鐵再轉計程車,以最快的方式趕在中午出現陪在我身邊,帶著電腦,並幫我透過手機申請兩日上網。


「你一定得轉移注意力,隨便上網也好,查查資料也好」


感謝W,我一股腦的在MSN上跟他說這個負面訊息,他只是靜靜的聽著…不用刻意說什麼安慰的話,就只是聽我說話…





我是怎麼跟媽媽、弟弟、其它家人說這件事?

真不想再回想
這一天到底是怎麼過去的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